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鑫报 > A10 正文

甘肃:薛家湾蛮婆子

来源: 每日甘肃网-科技鑫报  作者:   2015-02-04 11:54  编辑: 王玮(实习)


  薛家湾蛮婆子

兰州薛家湾

  位于永登县城西南4.5公里处的庄浪河西岸坪的薛家湾,村子不大而名气很大。在这里,居住着一个以占卜和禳解为营生的职业群体,他们三五家结伴,走城串乡,四海为家,生活方式以算卦为主,与欧洲流浪算卦谋生的吉卜赛人有一定的相似之处。1947年《中国的吉普赛人——记甘肃永登的“蛮婆子”》一文发表在《边疆通讯》上。20世纪80年代,兰州大学柯杨教授,经田野调查后,认为薛家湾人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民间职业集团。兰州人称之为“蛮婆子”,他们也常这样自称。他们既不耕种,也不放牧,专靠流浪算卦为生。在服饰、语言、习俗等诸多方面都保留着自己独特的传统习惯。

  “坐家子”与“走家子”

  薛家湾人把全家一起外出占卜谋生,直到冬天才返回的人家叫做“走家子”。“走家子”没有田产房屋,回来时借亲友的棚、圈、窑洞居住,或到村庙里栖身,春节过后,又结伴外出。外出的具体日期依家庭情况而定,一般家庭在正月十五过后就行动,家境殷实的人家可等到二月二以后行动,也有的在清明节后再行动。

  薛家湾人在外随遇而安,以破房古庙等临时居所为佳,若无处栖身,则露天宿营。露营时,分为四层:最外层由狗守卫,其次是牛驴等大牲口,接下来是羊、鸡等家畜,最里一层睡人。晚上若遇大雪,第二天一早,必须有人先起身扫去其他人被子上的积雪后,大家方可起身。饮食方面,若能被求卦者请去吃饭,当然最好,否则便在野外用三块石头支起锅灶自己做饭。行动时,老年人和小孩骑驴,其他人步行,幼儿则由母亲裹于上衣大襟内,腰间扎一带子系住,状如袋鼠。每至人口较多的村镇,便各自分散从事职业活动,妇女多是走家串户、登门看相;男人们则手提鸟笼,口吹竹笛,招揽生意。

  薛家湾人把在当地置有田产房屋的人家称为“坐家子”。“坐家子”一般只在农闲时节外出算命,外出时家中留人,入冬便要回家。

  职业

  薛家湾人以卜卦算命、禳灾祛祸为基本谋生手段。他们居无定所,漂泊四方、游走占卜,称为“出门”。几百年来,他们当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:至少三年要出门一次,否则家中便会有灾祸,就会“天火烧身”。薛家湾人的营生可分为占卜和禳解两大类。对此,西北农村和城市里的一部分人深信不疑,慕名前来算命的人为数不少,河西走廊及兰州、天水一带的人常来此地,甚至青海、新疆、陕西、宁夏等地来者也不在少数,其知名度日益扩散到东南地带。

  占卜

  占卜,传说在伏羲、黄帝时代就有了。其后,占卜逐渐演变成为预测个人命运和重大事件的手段。薛家湾人使用推八字、观面相、看手相等手段占卜。

  一是推八字(隐语称“课巾”),又称“批八字”。“八字”是指人的出生年、月、日、时辰及与之相配的天干、地支,每项用两个字代替,就有了八个字。通过这八个字推算人一生的命运,如吉凶祸福、婚丧大事、子女的多少等。推八字的方法颇为复杂,据说是从八卦演变而来,有一套完整的程式。由于薛家湾人的职业保密性,尚未有详细记录。据说在《邵子神术》、《百种经》、《万年历》等书中有相关记载。

  二是观面相(隐语称“交合昭盘”)。人的面部就好像一个高深莫测的密码集成板,每个部位例如额头、眼眉、眼睛、鼻子、嘴、下颚等,都像一个需解码的资料库。观面相就是通过观察人的五官和气色来推断人的命运及吉凶祸福。五官和气色叫做内外五行。五行即金木水火土,五行合于五色(白、青、黑、赤、黄)。内五行就是判断人的气色。观面相是将内外五行结合起来看的,常说的“天庭饱满、眉清目秀、尖嘴猴腮、鹰钩鼻子等”,都是指面相。观面相有三不观:一是酒后,二是生气,三是夜晚,这三种情况会使气色失常,判断失准。

  三是看手相(隐语称“交合托罩”)。通过人手掌的纹路(男左、女右),判定人的命运、婚姻、财产及子女多少。主要从三条纹路看:一是财线,主人财路如何;一是喜线,主人婚姻大事;一是命运线,主人一生命运如何。此外,还有子女线、性格线等。看手相方法简便易行,薛家湾的妇女大都谙于此道。

  四是鸟占。即黄鸟叼卦签来算命,是薛家湾男子推八字时的一种辅助算命形式,借以吸引顾客。1949年后,鸟占已基本绝迹。用来卜卦的鸟儿主要有腊嘴、铁嘴、金翅儿等几种。卦签共有三十六种,每张正面书有“灵鹊报喜”四字,另一面写有属相或谶语。一般由有生活经验的年长者察言观色,洞悉求卦者心理,然后予以破解。

  禳解

  禳解由古代巫术演变而来,又称为“镇法”,目的在于通过特定的方法或一定的仪式来禳灾祛祸、保佑平安。薛家湾人的镇法分为两大类:

  一是桃花镇。此为桃花娘娘的镇法,在薛家湾村能看到《桃花镇》一书,记载有八十一种镇法。

  逢凶化吉法,某人运道不好或流年不利,则用此法。根据其人生辰八字,算出是犯了什么星宿或邪鬼恶煞,从而确定禳解方法。若是犯了青龙(星宿名),就在房中摆两桶水,两桶间放一盆火,用红布蒙起被禳解者的头,令其从火盆上跨过,小灾跨三次,大难跨七次。同时施术者在旁边念道“青龙关过了,白虎关过了,鬼门关过了”。在整个过程中,还需一人握沙不断往被禳解者头上撒去。

  求家口平安法,家道不顺、连年伤人,则用此法。需用物品如桃枝、石灰、烧酒、红白纸、五色粮食等。办法是先将烧酒撒于屋中,点燃红白纸清理四角,石灰勾画阴阳坛,按乾、坤、坎、震、巽、兑、艮、离分为八门。施术者披发,鬓角插毛笔,着八卦衣,执七星剑。用笔蘸烧酒、猩红判符,作法降神,以除邪煞,并写“祭神文状”,作法完毕后烧掉。判符时念曰:“一点水,不是水,此是北方壬癸水。赫赫煌煌,日出东方,太阳一照,化为吉祥。”待符判完,打破醋罐,将符与桃枝、五色粮食少许包于黄表纸中,然后用红布缝好,钉在堂屋门楣上。

  求子嗣法有二:一是使不育妇女在庚日或辰日面向正东站立,口中念咒语三次:“天精地精,雨结成人;天气下降,一物成形,各保安宁。”然后由施术者判符,并将所判之符与香火一起火化后令该妇吞服;二是用硃砂、猩红、鸡血各二钱,融合后在五色绸缎上判符。判符时念道:“天圆地方,律令九章,神将感应,小孩吉昌。谨请:南斗六郎、北斗七星、太上老君,急急如律令。”然后用生铁四两、折柳木四两、三家(以有儿为条件)院内土一升、新筷子一双、小儿鞋一双、裹肚一个、柏香一两、安息香三钱、青石、白石各一个同埋于卧室门槛下。同时,在该妇梳妆所用的镜子上画一个小儿头符即可。

  二是聚星镇。此镇据说是无量祖师的镇法,功效比桃花镇要大,也更为复杂。

  服饰

  薛家湾人的服饰特征十分明显,尤其是女性服饰特征体现为“高头弓鞋”。女性结婚时,就要将头发高高梳起,俗称“高头”。女性服装一般是长及膝盖的大襟褂,裤子肥大,裤脚扎有类似裹腿、压有花边的“裤腿”。老年妇女服装多为黑色和蓝色,中年妇女多为绿色或蓝色。最为奇特的是女性的“尖尖鞋”,瘦而长,整个鞋帮绣满了云状花纹,鞋尖逐渐朝上翘起,如同漂浮水面的一叶小舟,颜色鲜艳。薛家湾女人的宽大衣裤、翘尖大鞋和长手帕大概是为了适应拖儿带女、避风御寒、长期奔波的江湖生活而形成的,如其鞋帮饰纹就寓有漂泊江湖的意思。男子的服饰则多为长袍大褂。

  语言

  薛家湾人以算卦为主要谋生手段,但在给人算卦或在特定场合中往往使用自己群体的特殊语言——隐语。薛家湾人的隐语,也称为绍句,是把汉语的某些关键词汇加以改造,重新组合成的一种类似于江湖黑话的独特用语,这样既可以在他们之间进行自由交流,又可以对局外人保密。如把炕叫“文台”,把开水叫“滚轮子”,把首饰叫“托照什”,把房子叫“开瓜”,把吃饭叫“绕散长”,耳朵为“听宫”,眼睛为“兆宫”,鸡叫“勾张”等。

  信仰

  一是神灵崇拜。

  主神——无量祖师,是薛家湾人的行业保护神。无量祖师就是道教中的北方护卫神——玄武,亦即二十八宿中的北方七宿——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。

  职业祖师——周公与桃花娘娘,薛家湾人流传着“男顶戴周公,女顶戴桃花”的俗语。据说,周公和桃花娘娘本是无量祖师的左右二童子,周公是算命的祖师,桃花娘娘是厌镇的祖师,两位都是走神,他们能指点算命先生卜卦时灵验,厌镇时有效。

  财神——福、禄、寿三星,财神的作用不局限于财运,还掌握着个人及家庭的福、禄、寿命。

  命运神——星宿,日常生活中,薛家湾人凡事必先选择日子,是星神崇拜中的表现。

  天爷,薛家湾人认为,没有天爷,就没有人类,但天爷又无实指,也只是在供奉其他神祇时捎带供奉。

  二是鬼魂崇拜,即对鬼、煞的崇拜。

  在薛家湾人的信仰意识中,“鬼”与“煞”是有区别的:人死灵魂即为鬼,自然物的灵魂为煞,煞有恶煞、善煞之分,“鬼少煞多”,因此多崇拜“煞”。

  三是对自然物和人工物的崇拜。

  “垒坝爷”,即沙沟中人工垒成的石堆。无论是平时路过还是出门在外遇到,薛家湾人总会捡起石头放到上面,即“添石”。

  红腰带,薛家湾人无论男女老少,腰间均系有红腰带。据说有灾难或有疾病的人,系将白公鸡毛裹于其中的红腰带,可以避免一切恶煞邪鬼的侵害。

  桃枝,薛家湾人的职业祖师桃花娘娘与桃树有关。在婚礼中往往用桃枝做弓,红绳做弦,柳枝做箭,由新郎一脚踏新房门槛,向门外连射三箭,即所谓射“天煞”、“地煞”以辟邪。

  古书,薛家湾人出外必带古书,据说古书可镇压恶魔鬼煞。

  铜镜,婚礼中若有什么不利,则将铜镜用红布交叉缚于新郎、新娘后背,即可消灾免难。家中若犯凶事,也往往用铜镜来镇压。此外,古钱、花椒、白公鸡毛、筛子等物,都是薛家湾人的辟邪物件。

  据《兰州民俗风物》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   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